分类: 长谈


  • 我的知识管理之路

    如果说学习知识是为了应付某次考试、领导的某一次检查,由外界的因素来驱使个体来学习,那么大脑对知识的记忆永远是短 […]

    Forward This Post
  • 我是如何面对信息过载的

    在方寸笔迹建设的这段时间里面,为了更好地论证产品功能的可用性,我订阅了大量的公众号、newsletter、RS […]

    Forward This Post
  • 论知识收获的反馈过程

    近些年来社会教育的大面积普及使得个体之间的核心竞争力向知识学习的能力转移,如果还保守之前的那种想着仅靠勤奋就能 […]

    Forward This Post
  • 我的2020:工具人

    我从来没想到,做为一个不断精进持续学习的程序员,最终也会被沦为没有自己独立思想的工具人。 事情要从今年年初讲起 […]

    Forward This Post
  • 长篇文字阅读障碍症

    之前我是没有特别注意,读的网络文章也比较少,近期观察到网络中很多网文、公众号推文等等,在正文开始前都会注明:本 […]

    Forward This Post
  • 物质欲望下的人格扭曲

    今天下班早,正巧碰到家门口的辅导班学生放学,看着他们穿校服背书包的样子,像极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我还没开始感慨和 […]

    Forward This Post
  • 跨部门团队模式研究

    观察了一段时间的公司业务流程以及业务推进的方式,发现各职能部门之间的巨大割裂,同一个工作如果在不同部门间流转, […]

    Forward This Post
  • 聚焦式生活与分布式技能

    前段时间时间,我陷入了一种高内耗的社会认同效应之中:看到周围的人在学习英语,网上也在鼓吹学习英语的好处,我就顺 […]

    Forward This Post
  •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我也来谈谈996 前段时间的996话题在网上炒的火热,无数年轻人分享自己996的经历,以及被996压榨的痛苦。 […]

    Forward This Post
  • 在信息不缺乏时,注意力就变得缺乏

    最近我在忙着复试,但是身边的许多事物都会让我转移对学习的注意力,转向去做其他的事情,然而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心里 […]

    Forward This Post